来自 生活动态 2019-11-24 10:0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9778818威尼斯官网 > 生活动态 > 正文

泰州柳敬亭公园,通州余西人在寻找铁证

凤城河风景区柳敬亭公园是在柳敬亭故居地的基础上建成的传统风格的园林,园内有柳敬亭塑像,纪念馆、照壁、景墙、景石等景观建筑,以及大面积的水域与植被,构成深远的庭园效果。

漫言柳敬亭之“祖籍”

随手打开《史记》,是《管晏列传》,头一句话是:“管仲夷吾者,颍上人也。”我们当然只有相信司马迁,并且知道了管仲是颍上人。这一说法,至今没看到有人来纠正司马迁,所以我们对管仲是哪里人的认识,也只能停止在这个地方,这就是这个问题上的定论。

又比如,《乐毅列传》说,“乐毅者,其先祖曰乐羊。”又说,“魏文侯封乐羊以灵寿,乐羊死,葬于灵寿,其后子孙因家焉。”至于乐羊之前是哪里人,如果遍查古籍也无说,那么乐毅祖先的事也就只能追溯到乐羊为止,再多说就是瞎说。

这样就要说到柳敬亭。我的认识是,“柳敬亭,泰州人也。”有没有“其先”的问题?我的看法是,柳敬亭大约活到九十岁,这么大岁数的人,为何从来没有说过“我的老家呀,其实不在泰州,而在哪里哪里”这句话?

可以肯定的是,柳敬亭性情十分活跃而通达,乐于请名人诗人给他写诗,而名人诗人们也乐于与他交往,并且还有大诗人吴伟业大学者黄宗羲这样的人,给他作了《传》。这些,对于后人,就成了历史资料和研究柳敬亭的依据。所以,在这些宝贵资料中,既然没看到柳敬亭说过“我的老家呀,其实不在泰州,而在哪里哪里”,我们为何要来给他按上泰州之外的一个所谓“祖籍”呢?

图片 1

柳敬亭因官司离开泰州出走时,是十六岁左右,而且是一个有主见很刚强的少年,一般说来,当时他的父母俱在,如果父母俱不在了,至少,父辈的亲戚或邻人是有的,如若他的父辈是从外地迁徙到泰州来,而他只是在泰州出生而已,他不会一点也没听到父辈或邻人谈起过“老家”,就是说,如果他家是从外地迁徙至泰的,少年柳敬亭应该是知道一些的,既然如此,他后来活到九十岁左右,并且是那样的大名人,却从来没有对人谈起过自己的“老家”不在泰州,这就有悖常情常理。并且,也从来没有人问起过“你老家一直在泰州吗”,更不曾有人跟他套近说“听说你老家是我们馀西哪里的呀”,这些,在史料中都不见只言片语,应当说,是正常的,因为在柳敬亭当时,本来就没有这个问题。

泰州已故老学者周志陶曾经统计说:“四十三位与柳敬亭同时的作者,在六十三篇作品中,无一人提到柳敬亭是南通人,也无人称其为宋代曹彬之后和原名永昌字葵宇者。”

这些与柳敬亭同时,并且很多是与柳有密切交往的四十三人,及其六十三篇作品,就是讨论柳敬亭“祖籍”以及他的一切问题的最可信依据。这些最可信依据,真是非同小可,撼泰山易,撼这“四十三人,六十三篇作品”的依据,难。

但不等于说,学者们就再也不可以对这一问题提出不同意见,“争抢名人”的风气,其所由来久矣,这样的事情过去有,今后也仍会层出不穷。

那么,目前的“不同意见”的“祖籍南通”之说,是否有道理呢?我认为,其理由不充分。因此,“祖籍南通说”,不能成立。在不能成立的情况下,我们也不能“糊稀泥”说:“柳敬亭是泰州人,与认为他的祖籍是南通人,并不矛盾”。

我也跟我敬重的学者一位先生交换过意见,他为弄清柳敬亭之来龙去脉,做了大量考证,但我认为,所提供的其中最重要一条,就是范国禄诗《听居生平话》,而那仍不能作为“祖籍南通说”的充分依据,不足以动摇“四十三人,六十三篇作品”。他对我的意见,也表示同意。

因为,说书人居辅臣当时名气已经不小,他以自己是柳敬亭的门徒高足为荣,也许还是言必称柳的,可见柳敬亭虽已辞世,名气依然很大,乃至比生前还大。既然这样成了海内名人,而且是那样高龄辞世的,就会引起一种特别的关注,这时,或许范国禄,或别的某个文人,偶然发现馀西曹氏家谱,其中有百年前曹氏二弟兄于某时迁徙至泰的记载,时间推算,恰与柳敬亭之生年对得上,而柳敬亭本姓曹是已知的,则可以“断然”声称柳敬亭就是所迁徙的曹家之后,把其中“曹永昌,字葵宇”者说成就是他。这样“臆测”而抢名人,有没有可能呢?应当说,是有的。然后,又在“臆测”获得的“基础”之上,吟诗作赋,一切就越来越像是真的了。我此一说,说的也只是一种“可能性”,但是这就足以置疑于范国禄。

往往一个人成大名之后,人们就喜欢给他找上一个历史显赫的先人,强按到他头上,不这样就不足以说明这个人为何会成就了一番事业,也不足以陶醉和慰籍自己敬仰的内心,而如果一个人成了帝王将相,那他的先人或他的发迹,一定更是不寻常的了,这出于一种不正常的历史文化心理,司马迁早就在《史记》中写下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一精辟见解,但人们还是视而不见,到时就全忘记了。

与柳敬亭同时代的人从来没有说过柳敬亭原名“永昌,字葵宇”。览阅之下,这方面的说法只有:

“名遇春,号敬亭,本姓曹”,

“扬之泰州人,盖姓曹。”(《柳敬亭传》,作者吴伟业,明末江左三大家之一,小柳敬亭二十二岁。)

“名遇春,号敬亭,年八十,扬州人。”(《柳麻子小说行》,明末江左三大家之一,阎尔梅,小柳敬亭十六岁。)

“扬之泰州人,本姓曹。”(《柳敬亭传》,黄宗羲,明末大学者,小柳敬亭二十三岁。)

“柳逢春,字敬亭,本姓曹,泰之曹家庄人也。”(《柳逢春列传》,宫伟镠,泰州人,小柳敬亭二十四岁。他这句话为泰州《道光志》采用,因为他是泰州本地的学者。)

“柳敬亭,泰州人,本姓曹。”

所以,那个“名永昌,字葵宇”,是多年以后的“横空而出”。

范国禄诗较长,其中与柳敬亭最有关诗句是“我尝掩泪望馀西,柳家巷口夕阳低”,这被当作柳敬亭原籍的一个依据。殊不知,柳敬亭当时,南通馀西有“柳家巷”么?既然说是馀西曹家,怎么又来了一个“柳家巷”?此“柳家巷”,原《曹氏家谱》中有么?是之前一百年、曹家当时,那里就正好叫做柳家巷?还是因为出了柳敬亭才改叫柳家巷?还是范国禄灵感所至的“神来之笔”?这“柳家巷”多少有点“从天而降”,很难视为“学术”依据。所以,诗中另一句“五狼发迹”之语,都可视为凿空之言。好比如果要拉一个名人来,说他“祖籍”是南京,那就把南京的历史地理风物都堆到他头上去,这就越说越像了。这样行吗?

真实的曹氏家谱,对于我们,关键的只有一点,就是家谱与柳敬亭的关系是不是很“铁”?是不是有“铁证”能说明柳敬亭就是那曹氏弟兄的后代?是不是有铁证说柳敬亭就是“名永昌,字葵宇”的那一位?这一条联系,如果不能有力建立起来,就会有“臆测”之嫌。而这一条“铁”的联系,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建立起来。

周志陶先生说得好:“避而不言曹永昌就是柳敬亭的依据”是不行的。

打个比方,我姓刘,我把刘邦世家说得头头是道,然后就说我是刘邦之后裔,人家只要问我一句,你的依据呢?我拿不出铁的证据来,前面的天花乱坠,都没用。

所以,柳敬亭“祖籍南通说”,仍然只是一种“假说”,这样的“假说”,容许有一千种,但负责任地,我们现在还只能说,“柳敬亭,泰州人也。”别的无法多说。

图片 2

俞扬先生勾稽了柳敬亭“祖籍南通说”的由来,简引如下:

1927年《小说世界》载钱啸秋《柳敬亭之世系》文,是他根据通州曹氏家谱,首次提出柳敬亭是宋代曹彬之后,曹彬籍真定府灵寿,其九世孙移常熟,其十二世孙移通州余西场,而柳敬亭即其十三世,名永昌,字葵宇。

1956年,洪式良《柳敬亭评传》不同意钱啸秋这种“值得考虑”的说法。与柳敬亭是朋友关系的吴伟业作《柳敬亭传》,也不记柳是宋代曹彬之后,以及敬亭之父由通州移泰州之说,

1963年,《江海学刊》载管劲丞《柳敬亭通州人考》文,据曹氏族谱与范国禄诗《听居生平话》,认为柳敬亭之父移居泰州,因而柳敬亭出生于泰州,其本通州人也。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之《南通县志》说柳敬亭“本姓曹,流落泰州后,改姓柳”,而《南通市志》说,柳敬亭“本名曹永昌,……幼时随父迁居泰州,因受陷害成缉捕对象,休息于柳树下指柳为姓。”。南通之旧志没有柳敬亭传。

2003年第八期《文史知识》载陈辽《平话奇才柳敬亭》文,其中介依据管劲丞之说,强调柳敬亭是通州人。

有关情况就这么多。可见,说柳敬亭是“曹永昌”之说,是从一九二七年开始的。时间出得早与晚,虽然也很重要,但还不是论定真假的关键,关键只在于“曹永昌就是柳敬亭”的铁证。这样的“铁证”,现在是没有的,也可以说,永远是没有的。仅凭以上所列可做为“依据”的材料,是不足信的。

而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才出的南通二《志》,比起《泰州道光志》中就言之凿凿,相距何远!而这南通二《志》,又如何面对周志陶先生的这句话呢:“四十三位与柳敬亭同时的作者,在六十三篇作品中,无一人提到柳敬亭是南通人,也无人称其为宋代曹彬之后和原名永昌字葵宇者。”

因此,1981年9月上海辞书出版社《中国戏曲曲艺词典》的说法,“柳敬亭,本姓曹,原名永昌,字葵宇,……通州人,一说泰州人。”就是很不负责的。

2003年10月江苏人民出版社的《江苏名人录》的说法,“柳敬亭,祖籍南通余西场,生于泰州,原姓曹,名永昌,字葵宇。”也是有错的。

总之,柳敬亭“祖籍”,既然提出来了,但在没有充分证据前,是不能定下来的,只能是假说。

见网络来源:柳敬亭祖籍 - 乌有之乡

图片 3

延伸阅读 360百科 百度百科 柳敬亭

公园内以柳为主,沿河沿池遍植垂柳,形成内外连绵环绕的柳堤,另外再配以竹林、水杉林、桂花林、松林、广玉兰林树种,是个文化享受与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人物简介

柳敬亭,原名曹永昌,后易名敬亭,号逢春,因"面多麻",外号"柳麻子",南通州余西场人,扬州评话的开山鼻祖 。祖、父皆在余西镇上经商。其叔父在泰州-余西间往来经商。永昌之父奉永昌之祖命,或之泰州,助永昌之叔一臂。永昌少年好动,或随父至泰州叔父歇脚处一游。因十五岁时在泰州"犯事"当刑,遂隐姓埋名,浪迹苏北市井之间,说书度日。万历三十七年,他渡江南下,在一棵大柳树下歇息时,想到自己尚在捕中,"攀条泫然,已,抚其树,顾同行数十人曰:'嘻,吾今氏柳矣。'"从此,便有了大名鼎鼎的说书艺人柳敬亭。

图片 4

本文由9778818威尼斯官网发布于生活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泰州柳敬亭公园,通州余西人在寻找铁证

关键词: